古亭外的风还在幽密的原地跳动,

季节里即开即落的花瓣化成黏土,

一地惨惨的头屑覆盖路面。

被意外游上岸的黑鱼,

风干后还未填补一方土壤。

三十三岁寻常的阶段,回味竟觉伤感,

变幻无穷的红,总被描述,

像林中孤立的神妖,无迹可寻。

多少人如此,孤立愤怒忧郁狂喜,

像害病的猴子,又恢复的那么无恙。

那么此处我在说,一树姹红的樱花树,

把睡梦毫无保留的诉穷尽的时刻,

我是在说你,还是说我;

我在说这棵树并无遗憾,

包括映衬它更美的天空也是如此,

我是在回击你,还是回击我;

我常常忽略每个时刻背负的包袱,

我是在默认寻常人惊呼命理的无力,

还是在维护你那漂亮的第三只眼;

倾听着,如同一位肇事的旁观者。

我的三口锅被更智能的新锅替换了,

来自于我那些亲人们的关切,

还有附赠的更厚实的锅铲勺匙,

那些曾填塞我口腹之欲的无数瞬间,

已人间蒸发。

像那条自缢的鱼,

只留在疑惑真空的瞬间,被动弹。

好在,你并没有看见追腥的猫咪,

在这个夜晚,啃食一份不费时间的鱼干。

Last modification:March 27th, 2020 at 10:24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